长江通信转做“利润分销商”?

时间:2021-01-2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2020年12月,长江通信(600345,股吧)(600345.SH)发布一则公告,称为进一步聚焦主营业务、优化产业布局,提高国有资本配置效率,拟出售所持长飞(武汉)光系统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长飞光系统”)28.42%股权。就在同一天,公司发布了董事长夏存海辞职的公告。

  因为和年报息息相关,上市公司岁末年尾的公告往往具有更深层的含义,对于投资者来说是一种提醒甚至警示。

  长飞光系统1-10月份销售额只有6638万元,净利润104万元。对于长江通信来说,卖或者不卖,对公司业绩的影响微乎其微。结合公司三季报情况,突击出售股权,很可能是因为2020年的业绩出现了危机。

  长江通信三季报显示,1-9月份净利润只有6495万元,抗风险能力比较低。如果四季度出现季度亏损,或者长飞光系统四季度出现较大额亏损,都可能导致长江通信全年亏损。这种情况下,把盈利能力不佳的参股公司出手,对于改善公司财务状况是非常有利的。

  经营规模临近退市新规

  2016年起,长江通信进行了业务转型,剥离了传统的通信业务。核心业务转型为基于卫星(北斗)导航应用和行业信息化需求,在智能交通、智慧物流、智慧航运、智慧园区等垂直细分领域提供产品和解决方案。

  从公司转型的实际效果看,营收规模从之前的10亿元左右一路下滑到2亿元左右,受疫情影响,2020年前三季度的营收只有1.02亿元。

  营收不断下滑,甚至接近1亿元意味着什么?

  2020年12月31日晚,沪深两市发布退市新规,之前的征求意见稿终于落地。其中关于财务指标方面,明确规定扣非前、后净利润孰低者为负值,且年营业收入低于1亿元,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ST),连续两年则终止上市。

  也就是说,退市新规对长江通信这类公司进行了“精准打击”,营收在1亿元左右的规模,且继续下滑的话,如果公司亏损,就面临ST的风险。

  关联方猫腻

  资产负债表中,公司的应收账款超过1.1亿元,其中来自关联方武汉烽火信息的应收款1650万元。

  武汉烽火信息和长江通信均为中国信科控制下的兄弟企业,按道理说,这种关联交易通过集团统一调度,很容易偿还,理论上可以不必计提坏账准备。

  然而蹊跷的是,长江通信对来自武汉锋火信息的应收款计提了78.95万元的坏账准备。

  2018年公司应收账款中,应收武汉烽火信息1286万元;2019年增加到1463万元;2020年半年报继续增加到1649万元。和上年相比,来自武汉烽火信息的应收款增加了近200万元,坏账准备也增加了11万元。这说明关联方企业存在着坏账风险,而且对于存在坏账风险已经计提坏账准备的企业长期合作,并且持续增加赊销业务,这就有关联方利益输送的嫌疑了。

  现金流量表里的有乾坤

  只看利润表的话,公司的净利润还算稳定。2017年为2.57亿元,2018年为2.31亿元,2019年为1.14亿元,2020年前三季度为6495万元。

  对于多数上市公司来说,现金流量表里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是判别净利润“含金量”的重要指标。优秀的上市公司,往往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接近甚至大于净利润,相对不佳的上市公司,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会远远小于净利润甚至是负数。

  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的本质是上市公司本期销售商品获得现金和使用现金采购原材料之间的差额,是“真实”赚钱能力。

  公司的现金流量表显示,2017年以来,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一直为负数。这说明公司销售的商品很大一部分没有回笼资金。

  2020年三季报的资产负债表显示,公司的应收款和应付款变动都不大。尤其是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6540万元,甚至低于上年同期数7646万元。公司在供应商方面缺乏足够的话语权,在赚钱能力不足的情况下,又是如何减少应付款呢?

  靠的是银行贷款。

  公司营收规模缩水到1亿元的同时,银行贷款已经接近6000万元。

  更让人感到困惑的是,公司账面货币资金高达2.24亿元,却要靠贷款度日,很不合常理。公司近几年的分红却异常慷慨,2018年支付分红8172万元,2019年支付分红7268万元,2020年前三季度已经支付分红2117万元。据此判断,公司即便是贷款也要维持货币资金余额的原因,除了保证采购款外,很可能是为了分红。前十大股东持股比例50%左右,公司的大手笔分红让大股东受益匪浅。

  不仅如此,公司主营业务收入根本弥补不了主营业务成本。剔除疫情的影响,暂且不看2020年的三季报,以2019年年报数据为例,公司全年营收1.76亿元,同期成本高达2.06亿元。据此计算,公司是铁定亏损的。

  利润其实来自于持有的股权

  那么公司是怎么赚钱确保净利润为正的?

  利润表显示,公司的核心利润主要来自投资收益,其中又以联营公司的投资收益为主。

  2017年至2019年,来自于联营公司的投资收益分别是2.7亿元、2.6亿元、1.3亿元,2020年前三季度也有7400万元,均高于同期净利润。

  这说明公司的核心业务根本不赚钱,利润来源是联营公司的分红。

  公司共有四家联营公司,盈利较高的是持股15.82%的另外一家上市公司:长飞光纤(601869,股吧)(601869.SH)。

  长飞光纤2020年三季报净利润4.06亿元,按照15.82%的持股比例计算,归属于长江通信的投资收益超过6000万元。

  至此,长江通信的核心竞争力也就真相大白:来自于持有的上市公司的股权分红。但就其本身的实际盈利情况而言,从沪深两市退市新规看,恰好属于拟清理的没有实际主营业务的范畴。

  很长一段时间,A股缺乏完善的退市机制,导致缺乏核心竞争力的公司运作“财技”保壳。也正是因为这类公司的存在,影响了A股的指数计算,让投资者误以为十年指数没有变化。事实上,剔除掉劣质公司的中证指数,和近年来中国经济增长曲线是相吻合的。

  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亟需建设国际领先的资本市场,为了净化A股市场,在新《证券法》发布之后,更加全面完善的上市、退市规则随之发布,这标志着中国的资本市场迈向了国际发达资本市场的第一步。

  新的规则面对的就是缺乏核心竞争力近乎没有主业的壳公司。

  在剥离传统通信业务之后,长江通信名义上进行了转型。从近期的财报看,公司的营收均来自于高速公路智能管控、智慧监管、智慧停车、智慧校园。这些业务的规模比较小,尚不能维持上市公司的正常发展,随着退市规则的完善,公司成为ST对象的可能性非常大。

  从净利润的分配情况看,公司已经沦为大股东的分红工具,成为参股公司长飞光纤的“利润分销商”,通过从长飞光纤处获得的投资收益,再借助分红渠道分配至大股东。

  在经营过程中,公司资金周转不宽裕,不得不靠较大额的银行贷款,缺乏充足的现金进行多元化转型,未来的经营形势十分不明朗。

  对于投资者来说,与其通过长江通信得到长飞光纤的分红,还不如自己去购买长飞光纤。A股类似冒充“投资大师”的上市公司并非个例,比如浪潮软件(600756,股吧)(600756.SH)主营业务同样经营不善,核心利润也是来自合资公司浪潮乐金的分红。

  这些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缺乏成长性,不利于资本市场健康发展,如果长期不能改善经营,就会成为新规则下被清理的对象。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作者声明:本人不持有文中所提及的股票)